<strong id="e64fe"><font id="e64fe"><tr id="e64fe"></tr></font></strong>
  • <s id="e64fe"></s>

    <u id="e64fe"></u>
    1. <rt id="e64fe"><meter id="e64fe"></meter></rt>
    2. 問醫生 找醫院 查疾病 癥狀自查 藥品通 快應用

      國內互聯網醫院超一千六百家,如何競爭突圍?

      2021-08-09 01:15:36梅斯醫學
      核心提示:據國家衛生健康委醫政醫管局醫療資源處副處長高勇介紹稱,全國互聯網醫院在2018年12月時只有100多家,到2020年12月已發展至1100余家,2021年上半年又新增約500家。

      導語:互聯網醫院方興未艾,但同質化問題嚴重

      近期,在北京協和醫院舉辦的互聯網醫院高質量發展高峰論壇中透露,截至2021年6月,我國互聯網醫院超1600家。

      據國家衛生健康委醫政醫管局醫療資源處副處長高勇介紹稱,全國互聯網醫院在2018年12月時只有100多家,到2020年12月已發展至1100余家,2021年上半年又新增約500家。

      然而,中國研究型醫院學會互聯網醫院分會會長文儉表示,雖然我國互聯網醫院取得巨大成就,但總體還在起步階段,存在諸多問題,尤其表現在職能定位模糊、互聯互通機制不暢、行業監管困難等方面,F有互聯網醫院中,閑置不用和同質化問題嚴重。

      所謂互聯網醫院就是用信息化、互聯網化的手段去最大限度降低成本、優化服務流程,提升醫療服務診前、診中、診后的全流程質量。 互聯網醫院作為互聯網醫療服務的承載形式之一,區別于公立醫療服務機構以及民營醫療服務機構。

      互聯網醫院可以借助互聯網為載體和技術手段進行健康教育、醫療信息查詢、電子健康檔案、疾病風險評估、在線疾病咨詢、電子處方、遠程會診、遠程治療、康復以及家庭醫生簽約服務等多種形式的健康醫療服務。

      自2014年互聯網+醫療進入啟動期以來,國家陸續出臺《國務院辦公廳關于促進“互聯網+醫療健康”發展的意見》《互聯網診療管理辦法(試行)》《互聯網醫院管理辦法(試行)》《遠程醫療服務管理規范(試行)》等文件,給予諸多制度保障而備受市場關注。國家衛健委文件明確地將“互聯網+醫療服務”分為三類:遠程醫療、互聯網診療活動和互聯網醫院,并明確了互聯網醫院和互聯網診療活動的準入程序。

      其中互聯網醫院有兩種形式,一是實體醫療機構的互聯網醫院;二是依托實體醫療機構獨立設置的互聯網醫院。無論是哪一種,都必須依托實體醫院。此前衛健委醫政醫管局焦雅輝指出:“有了實體醫院就有了責任主體,互聯網醫院將和實體醫院一起納入質控體系!

      經歷多年發展,互聯網醫療服務及管理利好政策不斷出臺,互聯網診療服務發展逐漸規范化,互聯網醫療市場需求也不斷增長。

      2020年,互聯網診療服務明確被納入醫保結算范圍,極大程度上促進了互聯網醫療、互聯網醫院的建設發展,但在全國廣泛覆蓋可能還需要幾年時間。

      《2021中國互聯網醫院發展報告》指出,受益于2018年國家關于互聯網+醫療的準入政策和新冠肺炎疫情催化,互聯網醫院審批加速,數量大幅增加。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全國建成互聯網醫院累計達1004家。直到本次峰會透露,截至2021年6月,這一數據增長到1600余家。

      2015年,我國互聯網醫療市場規模為498.2億元,2019年達到1336.9億元,年復合增長率達到31.5%。此外,因受疫情影響,醫療服務整體上呈現出由線下向線上轉移的趨勢,預計2020年中國互聯網醫療市場規?蛇_到近2000億元。

      據國家衛生健康委醫院管理研究所所長葉全富介紹,根據該研究所的調研統計,2020年,國家衛生健康委44家委屬(管)醫院互聯網診療人次數比2019年同期增長了17倍,第三方平臺互聯網診療咨詢量增長了20多倍。

      在新冠疫情大流行特殊背景下,醫療診療需求持續增長與醫療資源短缺的矛盾加劇,使得“互聯網醫院”重回市場視野。這也顯示出互聯網醫院的獨特優勢,諸如降低線下聚集風險、緩解實體醫院診療壓力等。

      可以看到互聯網醫院已經成為醫療服務體系的重要部分,為優質資源下沉和分級診療發揮重要作用,梅斯智庫認為互聯網+醫療行業漸入佳境或將進入高速發展時期。

      一方面,越來越多的實體醫院可申請線上問診牌照來獲批“互聯網醫院”,另一方面,以平安好醫生、微醫、梅斯醫學、好大夫在線等為代表的相關互聯網醫療企業在探索醫療服務商業閉環,并初步展示互聯網醫療的強大潛力。

      也有諸多公司正在探討連鎖零售藥房,探索藥品福利(PBM)中國實踐模式,優化用藥結構,實現合理控費。將服務進一步延伸到診療端,實現互聯網醫療的一體化服務。為群眾就醫提供便捷化、共享化、精準化、智能化的健康服務新模式。

      目前,包括京東健康、阿里健康、百度、騰訊等在內的互聯網巨頭也在布局互聯網醫院。中國互聯網醫療必將迎來新一輪的高速增長與激烈競爭格局。

      互聯網高速增長下,當然也存在諸多困難亟待解決與突破,諸如在互聯互通建設方面并不理想,存在數據孤島的問題。目前,各個互聯網醫院基本上各自為政,數據不能共享、資源不能共用的問題。

      專家表示,解決路徑需要構建共享共贏的觀念,通過政府主導、社會支持、醫院參與的方式合力構建互聯網醫療公共平臺。平臺推行統一的數據標準也很重要,通過統一的數據中心、統一的數據共享辦法、統一的安全制度,實現監管和執業一體化,但要保護信息安全。

      平臺要具有包容性,比如可以接入醫療保險經辦機構、商業醫療保險機構和所有合規的醫藥生產企業、經營企業、配送企業,保障其公信力。平臺還要足夠智能化,讓各類主體之間的交流更方便快捷。

      互聯網醫院還存在職能定位模糊的問題,互聯網醫院應以實體醫院為依托,以公立醫院為主體,為打通醫改的“最后一公里”充分發揮輔助作用。各醫院舉辦的互聯網醫院應與實體醫院的職能定位相一致,尤其不能超越實體醫院的職能。

      文儉認為,公立醫院要有所為有所不為,要在疑難雜癥等方面下功夫,發揮專家和技術優勢,開展繼續醫學教育,引領創新,明確流程,爭做標準。還要在實踐中不斷總結管理互聯網醫院的經驗。

      監管也被認為互聯網醫院要加強重要部分。除了行業自我監管,還要健全法律政策,強化社會監督。據了解,國家衛生健康委相關部門已起草了互聯網醫院診療監管的相關文件。

      特別策劃
      39熱文一周熱點
      日本无修肉动漫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