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e64fe"><font id="e64fe"><tr id="e64fe"></tr></font></strong>
  • <s id="e64fe"></s>

    <u id="e64fe"></u>
    1. <rt id="e64fe"><meter id="e64fe"></meter></rt>
    2. 問醫生 找醫院 查疾病 癥狀自查 藥品通 快應用

      長津湖之戰背后,醫生把白衣穿成了軍人的鎧甲

      2021-10-15 09:14:43梅斯醫學
      核心提示:一部《長津湖》,除了讓我們銘記為國沖鋒陷陣的軍人,也同時讓我們想起那些奔赴戰場的白衣戰士!

      電影《長津湖》累計票房已突破42億,成為中國電影票房總榜第七。長津湖一戰,中國贏了,卻也贏得十分慘烈,志愿軍15萬人參戰,傷亡5萬余人,凍死凍傷減員3萬多人。

      一部《長津湖》,除了讓我們銘記為國沖鋒陷陣的軍人,也同時讓我們想起那些奔赴戰場的白衣戰士。 

      “我們,就是傷員的保護神”

      1950年10月,16歲的小姑娘吳曉嵐作為中國人民志愿軍后勤二分部13兵站醫院護士,跟隨著部隊,開始了抗美援朝的艱苦戰爭,她們的醫院駐扎在緊挨著前線的山坡上,轟炸最嚴重的時候,山坡上已經連房子都沒有了,她們只能在樹底下、草窠里扒拉,找出相對平整的地方安置傷員,再拽一拽邊上的草,把傷員們隱蔽起來。

      前線醫療條件有限,救治的大部分的危重傷員都是被炸傷的,回憶起那段時光,吳曉嵐想起了一個17歲的上海籍小戰士,“他四肢都被炸傷了,全部要截肢,否則命留不住”,可是,哪怕在自己的身心都遭受重創的時刻,這個小戰士還在安慰吳曉嵐她們,“哪怕沒有了手腳,也還有清晰的頭腦,好了之后肯定還能找到用武之處”。

      戰場上千鈞一發,傷員卻漫山遍野,16歲的吳曉嵐就這樣穿梭在敵機轟炸的間隙之中,給傷員取藥、換藥、消毒,傷員在的位置和放置藥品器材的防空洞之間那短短的200多米,卻是16歲的吳曉嵐嬌小的身體從未放棄的戰場,“我們就是傷員的保護神啊,你必須逼自己堅強!

      16歲,和平年代的小姑娘還是上著學,在家里備受呵護的小孩子,戰爭年代,卻自愿踏上戰場,拿起了手術刀,成為了一名不怕犧牲、英勇無畏的志愿軍戰士。

      “跨越國籍,跨過時空”

      10月2日,新華社發布了《中華好兒女》系列短視頻,其中一個短視頻報道了福清市醫院退休老醫生呂云娥。僅僅通過視頻很難想象,這個堅持義診27年、今年已經88歲的老人家竟然是一名退伍軍人,曾經奮勇加入抗美援朝,隨部隊奔赴東北,救治從朝鮮前線受傷的病員。

      88歲,在早該退休安享晚年的年紀,呂云娥醫生依舊穿梭在軍門社區的大街小巷,她背著藥箱,給老人、困難群眾看病,她“腦子里存有居民們的健康檔案”,常常自費為困難居民購買藥品、營養品,“作為一名醫生,在退休后還能發揮余熱,為大家付出,讓我非?鞓!

      呂云娥醫生尚是耄耋之年,黃遠醫生卻已經是“期頤人瑞”。

      71年前,黃遠醫生隨志愿軍戰士出國作戰,這個出生在廈門,生長在廣東,就讀于國立中正醫學院的醫生,因為能說一口流利的英文,能跟戰場上投降的軍俘交流,隨軍當了軍醫兼翻譯。

      就在那個時候,黃遠醫生認識了19歲的英軍俘虜彼得·勞雷,開啟了一段跨國、跨世紀的友誼,那個時候,彼得患了大葉性肺炎,病情危重,可全團僅剩10支青霉素,除非全部用上,不然彼得無法存活。

      面對異國俘虜,真的要用光全團僅剩的10支藥物嗎?看著臉色蒼白的彼得,黃遠無暇多想,當下就決定用藥,千鈞一發之際,終于讓病情危重的彼得轉危為安。 就這樣,搬出診所之后,彼得與黃遠醫生同吃同住,還一起度過了一年多的時光,1956年,黃遠醫生在《人民文學》上刊載的中篇小說《總有一天》,就是寫的他和彼得之間的故事。

      這場跨越國籍之間的友誼,在1984年,黃遠醫生擔任“廣交會”翻譯時得以延續。 當時,黃遠醫生結識了一名英國商人,這名商人將相關資料帶回了英國,并登報尋找彼得,幸運的是,彼得看到了報道,并立即回信,當即趕往中國泉州,趕赴了這場分別37年的聚會。

      他們同游桂林、廣州,同吃同住,仿佛回到了37年前那段遙遠的時光,1999年,退休的彼得更是帶著妻子再次造訪中國,將黃遠醫生邀請到了英國,兩家人再次聚首,同游英國。

      據黃遠醫生家人所說,現在,家里還保存著這些珍貴的資料,一談起,黃遠醫生變會唱起,“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

      “他們的白衣,不是天使的羽毛,而是戰士的鎧甲! 92歲高齡的王翰章教授,至今還保存著《抗美援朝手術隊日記,1951年》,里面記載著他作為中國人民志愿軍的第一支整形手術隊隊員,學習、手術的日日夜夜。

      那本紅布包裹的硬殼筆記本,邊沿已經破損,封面、底部、內頁僅有一根棉線相連,可日記中記錄的一筆一劃,哪怕是倉促中留下的印記,卻已經成為了王翰章醫生人生之中,無法抹去的印記。

      “這些傷員大部分被毀容,不能見人,這對他們是最殘酷的,我們想盡最大辦法讓他們能像正常人一樣交往!

      “雖然我不可能把我們最可愛的人變成最美麗的人,但我要盡可能使他們美麗一些!”

      “傷員們大部分是戰傷,有一部分是凍傷,戰士在潮濕的地道里,趴在雪地上,手腳凍傷者很多,手指壞死發黑,十指連心呀!疼痛可想而知,每當我剪掉傷員壞死手指時,心如刀割!

      鐘南山院士曾經說過一句話:“中國的醫生從來都是好樣的,越到最艱苦、最困難的時候,越能看出一個醫生的本色!” 抗美援朝的戰場中,你幾乎看不見一個完全沒有受過傷的軍人,然而,他們卻個個都是中國的脊梁,用一個個弱小的身軀扛起了戰時的重擔,為中國,筑起了一道不可摧毀的城墻。而這背后是無數個奮戰在一線的醫護志愿軍戰士,守護著第二道防線。

      我們常常說,一個沒有英雄的民族,是一個可悲的民族。一個有英雄卻不懂得珍惜和尊重的民族,是一個沒有希望的民族。

      他們生來便是人間英雄,從始至終都義無反顧嗎?怎么可能。 擁有敢于為自己命運拼搏的民眾,敢于為自己國家奮戰的民族才能造就英雄,即使是面對坦克飛機大炮,也能扛著小米加步槍,把他們打回自己老巢!

      特別策劃
      39熱文一周熱點
      日本无修肉动漫在线观看